您好,欢迎来到纺机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加入
纺机企业 | 纺机产品 | 纺机商机 | 纺机资讯 | 纺机会展 | 纺机品牌| 产业互联网
纺机网
常州金坛金纺机械厂2022-12-14
上海威士机械有限公司
热门关键字:
开棉机并纱机织布机坯布
混棉机钩编机倍捻机织针
端小平:疫情之下不乏亮点,把握关键谱写“十四五”新篇​
http://www.31fj.com 2021-01-08 10:03:10 中国纺织报
纺机网】讯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跌宕起伏、充满变数的2020年已经过去,时光的指针已经拨进2021年,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的大幕已经拉开。

  回首2020年,在“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上天就好像跟全世界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和纺织产业发展造成重创,且疫情至今仍在蔓延,实体经济所受创伤何时能够修复目前仍未可知。这让我们难免心生感慨。然而,当站上“十四五”开局之年这一历史新起点,我国建设纺织强国,纺织工业推进高质量发展又踏上了新征程。这又让我们不禁心生憧憬。

  那么,刚刚过去的2020年,

  疫情给我国化纤行业造成的实际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如何看待2020年化纤行业的整体运行情况?

  疫情之下,化纤行业又凸显出哪些发展亮点?

  面对已经启幕的“十四五”,化纤行业需要把握住哪些发展关键点?

  新年伊始,《中国纺织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端小平。他就以上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入解读。

  疫情冲击结构调整加速

  全球疫情目前仍在蔓延,对经济造成的巨大影响仍在持续。显然,刚刚过去的2020年,影响我国化纤行业运行最核心的因素,就是新冠肺炎疫情。

  “疫情严重影响化纤行业经济运行。”端小平指出,由于疫情暴发在2020年春节前不久,很多企业当时都处于放假减产或者停工状态。突发的疫情让企业措手不及,导致复工推迟、交通物流受阻、市场订单减少、原辅材料供应不足、防护用品紧缺、产品库存增加等一系列问题。在我国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后,化纤行业运行也逐步开始恢复。但是,随着海外疫情快速蔓延,全球经济受到重创,引发市场信心坍塌,也引发了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比如4月WTI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为负值,“史所未见”。油价大跌,一方面加重了市场的看跌心态,化纤市场价格频频刷新历史新低,以PTA和涤纶POY为例,2020年的均价比2019年分别下跌37%和30%;另一方面也导致化纤企业的原料及产品库存损失较大。

  端小平进一步指出,疫情对化纤行业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体现在需求方面。疫情之下,行业陷入内需不振、出口受阻的困局,聚酯产能投产高峰遇上终端需求下滑,产业链供需矛盾阶段性凸显。随着国内经济逐步回升,行业各项运行指标的降幅在逐步收窄,质效水平逐步改善,但行业运行压力仍较明显。

  二季度后,随着国内疫情形势好转,化纤企业复工复产进程加快,纺织终端市场需求持续恢复,化纤行业经济运行呈现回升态势,生产、投资及质效等主要运行指标降幅持续收窄;特别是九、十月,在国内经济回升、冷冬预期、“双11”等下游需求刺激下,化纤行业总体开工负荷基本赶超去年同期水平,出现“金九银十”。

  来自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我国化纤产量为4985万吨,同比增长0.26%;实现营收6579.4亿元,同比减少11.81%;实现利润总额161.9亿元,同比减少29.97%;营收利润率为2.46%,同比下降0.64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增加48.49%;化纤行业实际完成投资额同比下降20.6%。

  如何理解这组数据?端小平指出:“从产量角度看,0.26%的同比增速显然比化纤行业自身以往的增速都慢,但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的大环境下,在纺织工业主要产品门类中,实现正增长的只有非织造布和化纤。”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1~10月,我国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3.7%,其中,受防疫类物资需求拉动,产业用纺织品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6%;化学纤维制造业保持低速增长水平,1~10月同比增长1.1%。从下游服装领域看,2020年1~10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178.18亿件,同比下降8.38%。

  端小平表示:“这基本能说明,疫情之下,尽管受下游消费需求不振等因素影响,但化纤行业运行相对较好,其刚需特征仍比较明显,而且,这种刚需特征与钢铁、煤炭等其他大宗原材料有一些相似之处。但也要看到,目前,行业和企业的生产经营压力尚未完全缓解,发展信心仍显不足,效益及投资尚未扭转负增长态势。如果从长远看,疫情将加速行业的结构调整,进一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促使企业思考未来应如何布局。”

  “危中藏机”运行不乏亮点

  疫情虽然使化纤行业2020年的运行面临着重重困难和考验,但同时也应认识到,“危中藏机”,化纤行业2020年的整体运行也不乏一些亮点。

  端小平分析指出,亮点一是疫情之下,与防疫物资相关的化纤产品的经营效益都相对不错,如氨纶、涤纶短纤、瓶片等产品,甚至在一定时间段内出现了缺货情况。

  亮点二是实行“炼化一体化”发展模式的大型龙头企业的业绩相对亮眼。恒力石化、荣盛石化、恒逸石化等一批较早实现上下游一体化发展的企业,在应对本轮严峻市场形势的过程中,表现出了良好的竞争优势和抗风险能力。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期内,恒力石化、荣盛石化、恒逸石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45.16%、206.17%和38.09%。

  对此,端小平强调,综观整个“十三五”期间,我国化纤行业凸显出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大型龙头企业加快推进“炼化一体化”,深入向产业链上游拓展,努力打造“从原油到纺织”的全产业链布局,以确保上游大宗原料的稳定和更具性价比的供应,提高整体抗风险能力和综合竞争力。而且,这些由大型民营化纤企业主导投资的炼化项目,都采用了最先进的装备及工艺技术,产品具有很强的竞争力,能为化纤行业提供更多、更好、更具性价比的原料,促进了整个产业链运行质量的提升。接下来,这些企业有能力、有实力进一步完善产业链,行业整体产能也将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

  “从实际看,2020年涤纶产品的价格整体涨不上去,涤纶业务占比大的公司业绩下滑得比较厉害,而上了炼化的公司业绩抢眼,净利润大幅增长。同时,撇开影响利润率的多重因素,单看销售利润率,相比传统大型石化企业,上了炼化的化纤企业销售利润率更高。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化纤企业涉足炼化受益良多,有自身的特点,有比较明显的产业链配套优势,以及民营企业的效率和成本优势。”端小平说。

  不过,端小平也提醒:“化纤企业要维护行业整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应根据市场实际需要,合理控制聚酯涤纶产能的投放。”

  亮点三是化纤产品的消费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这跟疫情密切相关。”端小平指出,疫情导致全球消费者参加正式场合所需的服装种类需求递减,整体居家时间增多,更加注重锻炼,由此带来了对休闲、运动类服装产品以及家用纺织品的需求出现新增长。受下游这种需求变化影响,上游化纤原料的消费结构也出现变化。2020年,由于下游对针织面料、经编类产品需求量增加,以涤纶为例,带动了对DTY产品的用量增加,而对FDY产品的用量减少。

  “这种趋势只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疫情是否会对消费者长期的消费习惯造成深远影响?这些现象目前可能还无法得出一个定论,但值得企业好好思考,从而有利于企业把握住未来趋势,未雨绸缪。”端小平说。

  亮点四是国产碳纤维这一战略性新材料行业经历了产业化近20年的磨砺后,在2020年的极端行情下却出现了逆势上扬的势头,全年的产量增长至大约15000吨,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

  对此,端小平指出,究其背后原因,第一,碳纤维的用途广泛,涉及体育休闲、航空航天,以及风电等工业领域。2020年,我国碳纤维市场受风电叶片需求驱动明显。第二,说明国产碳纤维的整体质量已经基本过关。第三,2020年全球疫情蔓延,国外碳纤维企业的生产不正常,且运输不畅,导致国外企业此前在中国投资设立的后道复材或制品厂的自身配套原料供应不畅。这类企业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开始采购我国碳纤维企业的产品,结果证明,我国碳纤维的质量符合要求。“这是本次疫情给我国碳纤维企业创造出的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

  把握关键谱写“十四五”新篇

  2021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我国化纤工业也将步入新发展阶段,面临新发展格局,把握新发展要点。

  “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科技进步成果显著,智能制造技术发展迅速,节能减排和绿色发展推进效果显著。”端小平指出,虽然2020年行业运行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但从整个“十三五”发展区间看,我国化纤工业取得的发展成就仍很突出,在全球化纤工业和我国纺织工业大体系中的地位进一步巩固。

  那么在“十三五”的发展基础上,“十四五”期间,我国化纤工业需要把握住哪些发展关键点?

  一是要继续推进行业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在这方面,端小平强调:“我们要认识到,化纤行业此前多年那种动辄十几个百分点的高速增长时代已经过去,虽然疫情造成的影响何时才能过去目前仍无法确定,但可以预判,‘十四五’期间,我国化纤行业的年均增速将与世界水平同步,基本维持在3%~4%左右,属于需求端驱动的自然增长。当速度降下来后,行业整体追求更高质量的发展。”

  二是要努力顺应“绿色发展”的大潮,继续促进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

  端小平指出:“当前,世界各国对微塑料污染问题高度关注,虽然疫情暂时降低了国外对此问题的关注热度,但预计后续该问题将会持续发酵。同时,各国普遍对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再利用问题十分关注。一批国际知名品牌也都纷纷制定了用再生涤纶替代原生涤纶的时间表,并加速落实。在此大趋势下,‘十四五’期间,我国化纤产业要想突破发展瓶颈,就要继续践行绿色、可持续发展,更积极地承担社会责任。具体来看,要实行‘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加大循环再利用化学纤维的发展力度,不断提高我国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再利用率;另一方面要加大生物可降解化纤产品的发展力度。”

  其实,受制于我国社会发展的整体水平,我国再生聚酯涤纶行业的回收、资源化处理的组织体系目前仍不尽合理,我国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再利用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综合利用技术水平还相对落后,且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分拣、流通、制造、销售的整体产业链条仍未形成。

  “当前,行业能实现回收再利用的产品,集中在废弃聚酯瓶、化纤厂残次废品和终端品牌的边角料几个方面,但造成大量资源浪费的,还包括海量的废旧纺织品。对于海量的废旧纺织品如何实现‘闭环’循环再利用,是‘十四五’时期行业要攻克的一大难点。其实,这不止是化纤行业自身要面对的课题,纺织产业链上下游也要统一认识,积极面对并落实,甚至还需要全社会更广泛层面的配套。比如,为了顺应消费潮流,提高服饰产品穿着的舒适性,一方面,服装品牌时常会选用含有多种纤维成分的混纺面料;但另一方面,如果从后续能更方便地实现废旧纺织品循环再利用的角度考虑,企业在设计和选择面料时就需要尽可能考虑面料成分的相对单一性。这二者之间如何平衡,值得大家好好思考。总体来看,纺织行业在不断满足消费者更高需求的基础上,还要倡导绿色消费,这是一条必须要走的路。”端小平强调。

  三是要继续加大机器换人力度,不断提高行业整体的智能制造水平。

  “耐人寻味的是,相较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化纤行业当前‘机器换人’的特征比较明显,劳动力成本在企业经营总成本中的占比相对较小,但是,在协会对化纤企业进行的关于‘十四五’时期所关注的成本问题的相关调研中,企业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关注度仍然排在第一位,而原材料成本、融资成本等排在后面。”端小平说。

  他就此进一步分析指出:“随着我国社会人口结构的变化,以及青年一代对职业选择方向的变化,‘十四五’期间,在劳动力成本将继续刚性上升的同时,用工难问题会更加凸显。作为应对,化纤行业要进一步提高智能制造水平。其实,企业实行智能制造的好处还有很多,比如会提升整个流程的运作效率,使产品质量更加稳定,更方便管理等。可以说,企业一旦用上了智能制造,就会发现离不开。”

  “‘十四五’期间,随着物联网等技术的深入运用,化纤企业通过实施智能制造,将会逐步把上游供应商、企业自身和下游客户全产业链多环节的数据都打通,实现数据流共享,逐步做到‘万物互联’。从实际看,当前大力推进智能制造的化纤企业,基本都属于‘大块头’企业,未来,这类企业的客户粘性越持续增加,越有可能在‘万物互联’的市场上占得先机。”端小平指出,全球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十四五”时期,我国纺织工业面临着新的历史任务,我国化纤行业也将继续谱写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机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但请严格注明“来源:纺机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db123@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网站建设   |    会员服务   |    产品排名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在线申请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34技术支持:生意宝
Copyright © 纺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商执照


服务热线

024-83959306

生意名片

纺织行业微信群